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家教】[初云雾]禁锢.理

禁锢·理
 
CP:初云雾
注:慎入w真的崩坏注意~非常不着调注意(?


8K6……我已经神马都说不出来了……(趴地
快让我把它完结了吧……!(喂
 
 
他维持着被禁锢的姿势在一片沉寂中发出了一声有点突兀的轻笑。
然后一用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毫不在意的扯掉了遮盖住自己视线的厚重的弹性绷带。
原本束缚着他手腕的禁锢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到了地上。
 
他曲起了一边的腿将下巴搁在了膝盖上,以一个稍显不雅却散发着奇怪诱惑力的姿势看向了一旁桌前专心的看着文件的人。
向来都带着戏虐笑意的脸上十分少见的显出了一抹非常无趣的神情。
他貌似认真的思索了两秒,还是决定主动开口。
 
“呐,Alaudi……你不觉得这样很无聊吗?”
 
苍金发的谍报部首领沉着性子看完了手中文件的最后两行,然后才有点冷淡的接了口。
 
“……哪样?”
 
……如果不是早已习惯了对方的回话方式,他一定会被这抓错了重点的反问句噎住一秒的吧。
他耸了耸肩,然后用平时说着天气怎样时那般无趣口气、带着点抱怨口吻的开了口。
 
“你也感觉到了吧?我们被关在了这个……该怎么说呢?【‘无聊透顶的大纲里’】?”
 
他有点嘲弄的笑了两声,看到对方没有什么表示但目光却还是看着他的方向的,于是明白了这个房间里的另一个人或多或少还是对他提起的这个话题有那么点感兴趣的。
不管怎么样,随便说点什么总比一直安静的躺下去要好。
这么想着他扬了扬嘴角,继续说了下去。
 
“真是让人苦恼呢,随随便便的把人困在这种无趣至极的设定里,不与线索相矛盾的话无论如何设想都可以?哈,侦探小说里叫这个什么来着…………”
 
“……【多重解答】。”
 
“对!虽然我怀疑这个世界大概没有严谨到那种程度……嘛,反正也是闲着,不如由我们来为这个无聊的剧本画上句号…?”
 
Alaudi瞥了他一眼,露出了不置可否的神情。
D.Spade维持着自己懒洋洋的姿势,似乎也没有要对方作出回应的意思,只是依然习惯性的开口调笑。
 
“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嘛,你好歹也是当事人之一啊,我亲爱的Alaudi~”
 
他扯了扯自己的嘴角,微微的眯起了眼。
“而且我们也的确在这儿呆得够久了。你不是也这么认为吗?”
 
似乎被他说中了心事,浅淡发色的谍报部长视线一扬,倒也真的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转过了头来,不过脸上却带着一抹少见的、似笑非笑的神情。
那双细长的蓝色凤眼里倒是并没有要反驳他的意思,只是有点意味深长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他,停顿了一下后像是想要说点什么似的张开了口。
 
……几乎是立刻的就对那未出口的话语心领神会了的D.Spade,非常迅速的开口打断了对方想要说出的话。
他轻笑着用手托住了自己的脸,望着对方眨了眨眼睛。
 
“我说Alaudi……泼冷水的话还是留到最后吧。”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另一只手愉快的打了个响指。
……然后终于露出了一个稍微觉得有点意思了的表情,恢复了正经的坐姿。
 
 
“现在是【‘推理’时间】哦~”
 
 
一本正经的说出了好似剧目开演一般的台词,他自顾自的拍了拍手,四周围立刻出现了数个微亮的光晕。
 
“首先是登场演员。”
 
他笑了笑,在注意到对面的Alaudi的挑眉动作后更加得意的将手摊向了身边的某个方向。
 
“欢迎前四章里共同出演过的‘传说中的沉睡公主’以及‘拯救她的王子殿下’。”
 
他的手所标示的方向光晕融合在了一起逐渐成形,凭空出现的王子公主伴随着脚尖点地的轻响,身上豪华繁琐的礼服也优雅的轻飘着落地。
 
Alaudi脸上原本淡淡观望着的表情上带上了点好笑的意味,他不自觉的多看了几眼那个穿着华丽帅气但样貌显然是他翻版的‘王子殿下’,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了一点。
……就算是普通剧目也不能这样一人饰演多个角色的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他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大概的对对方揭露设定的不留情手法有了点兴趣。
 
“…然后是同样多次出现的,‘审讯室里的恶魔’与‘不知名的封印人士’。”
 
这次他手所指向的方向淡淡的光晕变得更加细碎和闪耀了起来,然后狂乱的舞动到了一起。
凝聚成形之后,手上还挂着黑色荆棘条的恶魔非常标准而优雅向着他们的方向各行了个绅士礼,然后回头看向和自己一同出现却无动于衷的另一人时,毫不遮掩的扬起了脸上恶意的笑容。
 
……撇开其他的不说,单是那张跟沙发上的那位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非常直接的印证了Alaudi之前的想法。
他轻哼了一声,不过这次倒是难得的没有带上任何不屑的语气。
 
“呐,Alaudi,你说……要不要连前几章里的‘我们’也叫出来?”
 
D.Spade这么问着的时候难得带了点征询意见的意思在内,不过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头。
动作虽然细微并且一闪而逝,但Alaudi还是看了个清楚。
 
“……你看起来好像并不太情愿的样子呢。”
 
“这是当然的吧!前几章的‘你’就算了,遗篇里的‘我’可真是…………”
他貌似痛苦的扶住了自己的额头,做出绝望的表情合上了眼。
 
Alaudi当然不会介意他夸张的表演,只是貌似平淡的接了话。
 
“怎样?”
 
“……矫情!实在是太矫情了!”
 
按着额头爆发出了这一句话后,D.Spade像是迅速的恢复了过来一般放下了手,但脸上还带着点愤愤不平。
站在他身边的‘传说中的公主’和‘审讯室的恶魔’都深有体会的跟着点了点头,这一场面在Alaudi看来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以那个糟糕的大纲为基准的话,遗篇最多只能给60分,只能勉强达到最基本的【与线索无出入】要求嘛!”
 
“……”
 
“这显然是角色形象偏差啊!说到底以我的骄傲才不会稀罕一个眼里根本就没有我的人呢。而且对于我来说还是有其他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关心的啊,像是彭格列的强盛之类的……”
 
“……哦?”

 
闻言的Alaudi很感兴趣般的交叠了十指,做出了一副愿闻其详的从容表情。
D.Spade虽然隐隐觉得那个表情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于是张了张口就准备继续说下去……
……然后适时的被身边的恶魔拉了拉衣袖。
跟他长着同一张脸的那位恶魔似乎比他更能够敏锐的感受到对方情绪上的变化。
 
恶魔看向他的眼神分明是在说着「你以为遗篇里你不稀罕的那个‘眼里根本没有你’的人是谁啊」……这样的话语。
反应过来后的D.Spade额角缓慢的滑下了一滴冷汗,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倒是对面的Alaudi半天没有等到他的回话后有些不以为意的开了口。
 
“……你敬谢不敏的那种‘单恋’,在迷篇里可是也发生在我身上的呢。”
 
“呃……咳!”
 
闻言沙发上的人咳嗽了一声,这种时候他倒是说不出自己其实还是挺喜欢迷篇这种不知趣的话来的,于是迅速的将话题转到了别的层面上。
 
“说起来,我觉得这设定真的挺幼稚的呢。”
 
“迷篇里显然‘我’对‘你’并不抱持着‘你’对‘我’的那种感情,反倒是‘我’和彭格列关系有些微妙;而遗篇里就正好反了过来,虽然没有明确交代‘你’那边,但显然‘我’是完全单方面在关注着‘你’,而‘你’对‘我’却也并没有那么的重视。”
 
“然后到了系篇,虽然一开始有少许的误导,但的确变成了双方都没有爱而只是互相算计的局面了。而且彭格列也奇妙的黑了?能够微笑着说出那样的话,系篇里的‘他’看起来对我们的不和似乎很满意……?”
 
“……最后是传篇,唔……恶魔先生的专场呢~也算是在我为这个无聊的故事画上结局之前爆料最多的一章了呢~传篇里的设定通俗点来说也算是两情相悦,但比较有意思的是……却是一场‘绝对无法得到善终’的恋爱。这样分析下来不是很明显了吗?”
 
他微微的笑了起来,然后摊开了手指一个个的细数了起来。
 
“迷篇是‘你’单恋的可能性,遗篇是‘我’单恋的可能性,系篇是‘我们’之间完全没有爱的可能性,以及传篇是‘我们’两情相悦却不能得到好结果的可能性。嗯,这狗血的设定……对了,侦探小说里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排除…什么的………”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再怎么不可思议也是真相】。”
 
“对对,就是这一句~这样看来的话所谓的‘真相’岂不是非常无趣?”
 
看着他又做出了颓然的表情搭耸下了自己脑袋上的叶子,Alaudi颇有点有点不悦开了口。
 
“……够了吧,如果你真的只是这样认为的话,根本就没有必要让‘演员登场’吧。”
 
被这么直白的拆穿了心思的人迅速的收起了自己脸上伪装出的消极情绪,扬起了招牌式的恶质笑容,摆了摆手。
 
“跟太了解自己的人开玩笑就是不容易出效果呢。”
他这么说着时原本端正的坐姿又开始变得散漫了起来。
“这么说起来,虽然前提不同,但系篇里的相处模式我倒是意外的喜欢呢。”
 
“……你的喜好就不能稍微正常点吗。”
Alaudi蹙了蹙眉,对系篇的‘无爱’设定稍微有点介怀。
 
“只是相对来说而已。总体的话,我对这出闹剧还是看不上眼的,只想快点离开。”
D.Spade不以为意的这么说着,将有点暧昧的视线投向了身侧的数位‘客人’。
 
“如果不是【在这里无法直接说出真相】的话,我才不会绕什么圈子呢。”
 
“……好吧,现在开始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各位。这间被七把锁封印起来的审讯室,也是时候通通风了。”
 
他微笑了起来,手指交叠。
他们四周所身处的场景迅速的变换了起来。
 
 
 
“首先是迷篇,一开始是‘我’做着一个黑暗的梦,然后被彭格列叫醒,身上盖着他的斗篷。然后结束的场景是‘我’被Alaudi囚禁,然后无奈的说着‘又是这个梦境’这样的话语。这里的‘我’,把被囚禁这件事‘认作是在做梦’,并且‘又’字表明‘我’并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那么,对‘我’来说的真正的梦境,到底是哪一边呢?如果囚禁是事实的话,一开始的被彭格列叫醒的场景才是真正的梦境。如果被叫醒是事实的话,似乎又与<禁锢>的线索不符。如果是按先被彭格列叫醒再被Alaudi囚禁这个迷篇的事情发展顺序来看的话,似乎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却无法解释‘我’最后为什么会说「‘又’是这个梦境」这样的话来。”
 
“然后是作为黑历史的遗篇的最后,多有意思的一个场景呢~~单恋Alaudi得不到回应的、被囚禁了的‘我’,觉得自己被监禁或许是一个梦,会做这样的梦大概是‘太累而在哪个不舒服的地方不小心睡着了,硌得脑袋生疼,四肢也都麻木了’并且不会觉得冷是因为 ‘有人给自己盖上了外套’。这看起来就像是在暗示迷篇里的开头呢?不过后来‘我’醒了过来,看到了一个‘没有任何可能性’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所以认为自己‘一定看错了’得出了‘绝对是其他人’的结论。并且得到这个结论之后心里很快就想到了符合的人选————彭格列。过程太过于矫情什么的暂且不论……结合此篇中那刻意强调了的‘我’的‘单恋’来看,我觉得吧,这最后的答案很明显不是‘我’真正看到的那个人。”
 
D.Spade保持着微笑一口气说出了很长的一段话,然后有点暧昧的看向了一旁沉默不言的‘王子殿下’,微微努了努嘴。
 
“……我说的没错吧?遗篇最后,认为自己睡迷糊了的‘我’所看到的‘金发的王子殿下’?”
 
苍金发的王子微微垂下了眼皮,无表情的移开了脸,倒是他身边的那位衣着繁复的公主,看起来很是充满兴趣的样子。
D.Spade眯了眯眼,继续说了下去。
 
“在确认了<禁锢>的事实之下,从这两个单恋篇里还是可以得到一些线索的,像是‘我跟彭格列关系微妙’什么的……咳,两篇中都提到过一个问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迷篇里是Alaudi梦到恶魔之后,而遗篇里则是‘我’对明明是单恋的自己为什么会被囚禁发出的疑问。其实答案很明显了不是吗?Alaudi虽然的确是个暴力分子,但应该也没到把讨厌的人带回来囚禁着什么都不做还天天跑来看的程度吧……”
 
办公桌对面的年轻的谍报部长闻言直直的横了沙发上开心的数落着对方不是的D.Spade一眼,房间里的室温直接下降了十度。
随手捡起落到了地上的黑色外套,D.Spade不太明显的抖了抖然后将自己裹在了里面。
 
“其实……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如果交换迷篇和遗篇的顺序的话,可以得出一个推论。<‘我’被Alaudi囚禁→觉得自己是在做梦→睁开眼看到意料外的人→判定自己认错并认定那个人是彭格列→做了一个被彭格列叫醒的梦>。这个推论的话……看上去还是比较合理的?”
 
“…………你是不是有点偏离主题了。”
 
看着他还想继续将自己想法说下去,Alaudi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这越来越不着调的发言。
不知道什么时候半靠在了他办公桌一旁的‘不知名封印者’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你的重点应该是前四篇里隐藏的【真相】,而不是企图让它们的存在合理化吧。按你的说法……那些都只是线索衍生的‘可能性’而已,你再这么不着调的企图解释清楚让它们‘合理存在’下去……”
 
Alaudi冷淡的眼神一转。
 
“……作者就没有字数来写了。”
 
“什么嘛!居然是这么不着调的理由!谁规定过字数限制的啊太过分了吧!”
 
Alaudi对对方激烈的反应无动于衷,他双手交叠在桌面上,然后托起了自己的下颚。
 
“……你再说下去就会被判定【角色偏差】,然后本篇强制结尾的哦。”
 
D.Spade头上的叶子瞬间软了下来。
他蹙起了眉叹了口气然后习惯性的勾起了嘴角,摆了摆手。
 
“好吧,只说真相,不多说其他的了。接下来的主角或许该是我们的这两对客人?”
 
这么说着,他礼貌的朝他请出的四位优雅的颔首,然后突兀的眯起了眼加大了嘴角的笑容。
 
 
“那我就直说了哦。你们啊,都是假象而已。什么王子公主,什么恶魔封印者,全部都是【真相】里不存在的。”
 
他毫不在意的这么说着。
原本倚靠在他身边的公主和恶魔都微微的变了脸色。
 
“……哦?即使一直是以童话故事的形式存在于前几篇里,你也不能否定这个故事和故事中人物的存在的。”
公主眯了眯眼,面色不善的这么反驳,被绣着蔷薇纹路的黑色手套包覆的手有些粗暴的扯着自己裙子上的花边。
 
“不过是个暗喻而已,【真相】里并不存在前四篇里这个童话引发的那些场景。顺便一说……”
D.Spade微微的挑了挑眉,满脸戏虐的笑意。
 
“无论你的那位王子殿下唤醒你的目的是什么,线索里已经说过了,极恶公主的结局是‘走进了一辈子的牢笼’。”
 
 
公主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无法反驳存在于线索里事实】,她的四周缓慢的出现了奇怪的牢笼,而她自己被锁住了双手禁锢于其中。
她只能侧过头望了望对面的王子。
她看到对方和对方眼中的自己的身影都在变得稀薄,然后逐渐的归于了透明。
但在最后一刻,非常突然的,她明白了这个困住自己的是什么。
……然后望着沙发上的‘另一个自己’,露出了笑容。
 
 
抬手挥散了在自己面前萦绕不去的光点,D.Spade有点兴致缺缺的抱怨了起来。
 
“……直说的话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么快就退场了啊……明明辛苦的请了你们出来,怎么感觉我才是主演一样……?”
 
“哈,这是事实嘛。不过我的话……可不像童话故事里一直做着梦的公主那么好打发的哦。”
翘着腿坐在了他旁边的恶魔略微的抬眼看向了对面正好也看着他的‘不知名封印人士’,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交,恶魔微微的扬起了自己的嘴角。
……脸上带着暧昧和恶意的笑容比起D.Spade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是,您可是让我都心生羡慕的存在呢。”
D.Spade继续抱怨着,偷偷看了对面面无表情的Alaudi一眼。
“……在我在这儿辛苦的分析的时候,您只要跟您家那位不停的放闪光就行了。”
 
“…………”
 
“好吧,那我们来看传篇……”
 
“……等等。”
 
发出这个声音的是几乎全程都很少发话的年轻的情报部长。
他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但是语气却是不由分说的坚定。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明明应该是疑问句却擅自用了句号的语气作为结尾,这种描述既定事实的说法一时间让D.Spade有点哑然。
也就零点几秒后他迅速还了口。
 
“咦你是想说我跳过了系篇吗Alaudi我以为你懂的……!”
 
“……我明白。但是你忘了我们之外的那个人。”
 
“我们之外……”
停顿了一下,D.Spade仔细的思索了一遍系篇的内容后终于反应了过来。
看着Alaudi依然一本正经的表情,他忍不住还是勾起了嘴角。
……居然是在计较这种事情。
 
“好吧,系篇的主题是‘无爱’,但是相处模式我很欣赏,这我之前好像提到过?这篇的含水量太大本来想直接跳过的,但既然Alaudi说了……”
 
他的眼睛眨了眨,笑了。
 
“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情。据我所知,系篇里关于彭格列的描述,有一点是真的哦。”
 
 
“然后是重头戏的传篇。我已经说过了,恶魔先生,您和您的那一位……都是不存在的,您对此有什么疑议吗?”
 
恶魔保持着微笑不变十分余裕的向着对面的方向又抛了个媚眼,神情自若的接下了明显是挑衅的话语。
 
“否认是当然的。只不过在这之前,我更想听听你的一些见解。像是……”
 
他若无其事的摆弄起了手指上的戒指。
“传篇最后的疑问,一直都被你以‘不知名封印人士’甚至是‘我的那一位’这种含糊其词的称呼蒙混过去的、现在也在场的……那个人是谁呢?”
 
D.Spade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直接上了杀手锏,并且提问的方式还极具诱惑,一不留神就容易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了。
……到底是被称作‘非人’的存在呢,果然比之前的童话人物要难打发许多。
他这么想着,面上却完全不为所动的接了口。
 
“……这个问题提得真好,差一点我就又要被牵着走了呢。恶魔先生……我已经说过了,你们是不存在的,你要一个连你们存在都不相信的人去论证你们中的一个的身份?”
他露出了一个‘你是在开玩笑吧’的表情,然后扬了扬嘴角。
 
恶魔低垂着眼,也不在意被拆穿用意,只是依然镇定的开了口。
“…………‘不存在’,是吗?可我的确在这里呢,你也是,被禁锢在这个废弃的审讯室里。就算是口口声声的说着不相信的你,也是出不了这个门的吧?”
 
“……奋力一挣的话,也是有出去的可能性的。您看,在传篇和本篇里关于我被束缚的描写越来越不靠谱了呢,您不也是一样吗?简直像是随时都可以挣开一般,这算什么囚禁啊?顺便一说,关于传篇里的‘缠绕着手臂的黑色荆棘’的说法……有哪种荆棘在落地时会发出金属的脆响的?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掩盖真实情况而制造出的障眼法而已。”
D.Spade丝毫不落下风的托着脸微笑着继续说着。
 
“而你们,也不过是情报部的其他人员对废弃审讯室里出现的不明响动产生的虚幻的妄想而已。这是哪儿都会有的吧,不可思议事件的传说什么的。”
 
“哦,那么你要如何解释那七把锁的封印和我不能出门的事实呢?我可是已经让好几个人消失了哦,如果是怪谈的话,没必要仅限于这个审讯室吧?”
 
“……哈,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啊。原本只是你一个的话,的确没必要将你的活动范围局限在这里。其他地方的怪谈里的神秘生物虽然的确常常以某个地点为常用出现点,但却并没有限制它只能在这个区域活动。您之所以这么倒霉的连作为怪谈传说的主角却都还要被困在这里,八成还是……”
D.Spade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的忍不住扬起了嘴角,然后看向了对面的Alaudi。
“咳,八成因为在这个情报部里的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位无论是能力还是敬畏程度上都远超神话怪谈之类虚幻东西的人物存在吧。”
 
“……”
 
“…所以您的故事里注定会有那么一位能够克制您的人。说心里话,以我作为原型而在情报部成员心目中构想出来的您,之所以会败在‘那一位’的手上然后被封印在这里,只能够解释为在流传着这个传言的人们心里,那个以Alaudi为原型的神秘人物一定会赢。无论是作为封印恶魔的存在,还是击败敌手的首领存在。嗯,算是他们的一种美好的愿望吧……哈,每个人都是有做梦的权利的。”
 
最后一句话让恶魔有点忍不住嘴角的笑意。
依然没有一点紧张感,他很余裕的微笑着,用几乎是温柔的视线看着身边的人。
“……其实对于这一点,我倒是真不想否认呢。无论如何,只有‘我’输掉了这个事实的确让我有些介怀。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轻松了不少呢。”
 
“能够让您看开一些的话,我感到非常的荣幸。”
 
恶魔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起来,之前带着恶意的神情逐渐消退了下去。
他用着像是午后的茶点时间闲聊般的口气轻声开了口。
 
“如何解释‘因为是禁忌恋情所以无法得到善终,我或者他一定会死’的这个说法呢?”
 
“普通理解的话大概是指由身份对立所引起的矛盾?你看,我和Alaudi不是经常被设定是夙敌什么的吗,被发现的话的确是挺糟糕的吧。至于深入一点的理解的话……咳,我觉得可以往好的、其他的方面去联想……”
D.Spade咳嗽了一声,企图掩饰面颊上一瞬间的微红。
 
恶魔微微一笑,继续提问。
 
“那么18个祭品的含义?”
 
“……不过是带着点隐喻的无聊文字游戏而已。暗示的自然是传篇里怪谈的原型人物罢了。‘我跟你之间的距离’指的是字母A[1](Alaudi)~字母S[19](Spade)之间的距离。”
 
说到这里,D.Spade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
 
“其实不用那么远的啊,A[1]~D[4]的话只需要三个祭品就够了。”
 
“呼呵呵……好吧,看在跟你这么谈得来的份上,我也不再多做纠缠了。按照规则,我必须得提出最后一个问题。”
 
恶魔微笑着眯起了眼,脸上的表情几乎称得上是温柔。
他抬起手了,四周的场景迅速的昏暗了起来,他的手指尖出现了点点荧光,逐渐遍布了整个空间。
就像是传篇里他曾经对另一人做过的那样。
他压低了嗓音,轻声开口提问,出口的话语像是延绵的情话一般悦耳动听。
 
“……失踪了的7个人,他们在哪里?”
 
荧光照亮了整个空间,目所能及之处,依然空无一人。
 
真正关键的问题,一般都会是留在最后的。
尽管现在的恶魔已经完全无意纠缠了。
 
D.Spade略微的低垂下了眼,半晌抬起头时脸上依然是那副骄傲的表情。
 
“……啊啊,这个答案您自己已经说过了哦,【他们是在废弃的审讯室里】。”
 
恶魔微微扬着嘴角没有说话,但他的身体已经开始逐渐的变得透明。
D.Spade笑着注视着他消逝的身影,继续说了下去。
 
“真正应该关注的重点是,【我在哪里】才对。”
 
 
 
四周的场景变成了两块巨大的黑幕,缓慢的合上,四周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和口哨声。
最后的光点消散开来之后,D.Spade摊在了沙发上,长长的呼出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
他这么说着。
 
长时间作为布景板存在只在关键时刻将话题导入正轨的年轻的情报部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坐到了他的旁边。
他顺势靠在了对方身上。
 
“……不怕角色偏差了?”
Alaudi动了动嘴角,似笑非笑的开口这么说着。
 
D.Spade的嘴角抽了抽。
“……比起角色偏差我更怕被抱怨完全没有CP感,整篇下来我们都没有什么互动啊……!”
 
Alaudi伸手揉了揉他头上的叶子,没有反驳。
 
“说起来Alaudi,我也有一个问题。迷篇里的‘你’曾经说过‘讨厌我的眼睛’这样的话……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Alaudi沉默了两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确定他是真不明白之后,淡淡的开了口。
 
“……字面意思。”
 
不待D.Spade作出反应,Alaudi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玩味的勾起了嘴角。
 
“对了,我一开始就想说的…………”
 
 
 
 
 
 
 
 
 
 
 
 
 
 
 
 
“……就算是‘自认为会结束这场闹剧’的你我,也不过是你口中的‘无聊的大纲’中的一种可能性而已吧。”
 
地上的锁链跃动着又缠绕上了他的手腕,封闭的门扉依然没有一丝要打开的痕迹。
 
D.Spade微笑着眯起了眼,露出了惯有的恶质笑容。
 
 
“哎呀,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侦探】的哦……?”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 2011/05/12(Thu)12:47:40
  • 編集
……虽然是很混乱的回复……但小加的话,应该看得懂吧……?【你能再自作主张一点吗?!
【“……我想起来了。”
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的、一直沉默的少年在众人惶惶不安的视线里平静的开了口。
因为他独特的身份而使得在场的人员下意识的闭了口看向了他的方向。

“审讯室门前的铁链勾勒出的图案,是正五芒星。”

“据说是,封印恶魔的章纹。”】
小副官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怎么觉得他是在包庇自家长官啊噗XDDD

【他把声音放得很轻,像是当初伊甸园里哄骗人类的祖先吃下禁忌之果的那位前辈一般,将声音压低显得无比的柔顺。】
“前辈”吗恶魔君你神马时候和蛇勾搭上了啊....不过老实说,如果要用一种动物形容恶魔君,蛇倒是相当贴切呢w.....

【“她已经遭到了报应,她找到了她心仪的王子,然后走进了一辈子的牢笼。”】
“遭报应”啊Orz,这就是所谓的婚姻是爱情的牢笼吗?XDDD

“就像是幼稚园的老师”G老大真相了XDDD原来你有自觉啊XDD

A君一心两用还优雅无比的神马....我有种冲动把他的文件换成电脑,再把他的食物换成泡面,老子就不信他能优雅都到哪里去!!(你个死宅妒忌个p啊!)

“吃饭看文件对身体不好”......干脆不吃的你没资格说别人啊你这伪人妻......

“即使只有那么一瞬间.......留在对方眼里。”=w=
“他从来不曾.....大意过.......特殊意义的人。”=w=
“..没错......,陌生人。”哎呦咱们的A君在不高心啊=w=

A君和恶魔君的相处模式一直就是一方越粗暴一方就越顺从啊A君你注定永远都赢不了这位恶魔的啊~

“僵住”“立刻”......咦咦咦恶魔君的弱点!

“在..冷眼之中...与平时无异的表情应了一声。”.....有种害怕父上发现自己在和情人xxoo的女儿的感觉~=w=
不过还是被发现了啊=w=

“看到了另一个自己”这么说来,一直觉得他们很相似,但同时地也完全相反啊.......

“随时可能会让对方对他的执着减少那么一些。”恶魔君你真........(猛捶墙)
你神马时候突然对单相思有兴趣了怎么不先说一声啊Orz!!

“救了那个公主的王子算是什么呢”A君你这是同病相怜吗XDDD

看着否认自己看到的人的s姐姐突然觉得A君你真是多么悲催啊.......

“还不是因为某个家伙在我面前一直说着你的事情”G老大嫁女儿的心情很苦对吧我明白的来抱抱><!

“灭亡”吗,S公主就是妖孽一样的存在没错啊XDDD

“虽然他的眼神那么冷,那么不屑一顾。”....G爸爸你这是在偷乐女儿情人和女儿感情不和吗......?

.......哎哎哎!《传》里的恶魔君这么容易就挣脱束缚了所以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他自己不想逃的吗?!

“18个”距离?.....不是3个吗?.....啊A和S之间是18个的.......恶魔你的意思是现在的你是S姐姐吗?!(想多了吧.....)

哎呀呀~A君你和恶魔君还能再亲昵一点吗?!(掩面)A君你这么体贴地扶起恶魔君的凤梨叶神马.....我真不想笑你!!

“就在这里”.......好好好恐怖不论他们是隐身了还是幽灵了都好现在重点是你们在做什么啊!!!这么破廉耻地秀给杂草们看真的好吗?小心被诅咒啊!!

......这个场面是......“S姐姐”/“恶魔君”和“桃子”的齐聚一堂?!

“...做出一副愿闻其详的从容表情”...哎哎哎A君不满了哦~w不过感受不到A君即将到来的黑色风暴的桃子是笨蛋吗=w=

果然还是恶魔君聪明嗯=w=该说是善解“云”意吗- -

于是挺喜欢A君单恋自己的小桃子我不笑你-w-

“.....这设定真的挺幼稚的。”小加你这是自我吐槽?=w=

桃子低落的时候焉了的凤梨叶是必需的搭配品w

对系里的无爱设定介怀的A君微妙地......嗯我不笑你w

“....作者就没字数来写了。”小加这是真相吗原来如此吗?!

话说原来S公主和恶魔君一直倚靠在A君身边啊这到底是怎么样的情景啊A君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啊!!

于是困住了S公主的到底是什么啊是所谓的“爱”吗?

“......我以为你懂的...!”吖噗桃子你喜感了啊XDDD

失踪的18人....两块巨大的黑幕.....稀稀落落的掌声和口哨声......我觉得我在联想下去会爆出“哇靠太扯了吧!”的话......

嗯嗯揉着桃子的叶子安慰他的A君好亲昵啊w

......本篇的结尾莫名地悬了啊悬了啊orz!!

Re:無題

  • 2011/05/12 21:15
其实这个小系列里很多自我吐槽的w
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简单得直接拿来写文我都觉得没意思而懒得动手(……)的地步。
所以干脆用奇怪的叙述法和视角转换来描述,至少过程上还会让自己稍微有点干劲。
真相是什么反而不太重要了其实?所以一直没写解篇(喂
真的说透了结果反而没什么意思~~估计还会被大呼坑爹(……其实真是很坑爹
……身边出现各种各样的桃子是我的梦想(喂)然后还有各种各样的A君在一边虎视眈眈www(冒小花
说穿了,我还真就是喜欢写诡异的东西……||||||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自分


Author:加百列

加|JuliusG|xxxraixxx|雲梟

悲剧是什么呢?
悲剧依然是想要被所有人所爱的孩子,最后孤老终身。[About安徒生]
本bo一切图文禁止无授权转载哦v

家教骸子&Spade本命,雾组中心爱
A君脑残粉,二世脑残粉不解释。


云组继续长期圈养www


铭记之日

All Hail Lelouch
12.5—鲁路修—9.28
10.25—口口—8.17

生存证明